首页 > 访谈 > 正文

历史学者纪连海谈鲁酒复兴与酒文化的传承

来源: 文化视界 2020-10-13 14:27:47
  10月11日,由景芝酒业主办的“品类创领文化引领——中国白酒品类价值高峰论坛”在山东济南举行。历史学者、《百家讲坛》主讲人纪连海作为特邀嘉宾,从喝景芝酒到鲁酒复兴,从收藏与酒文化的关系,畅谈鲁酒的传承与发展。

  伴随着消费升级浪潮的加速到来,酒行业也在变革中寻找新的发展机遇。10月11日,由景芝酒业主办的“品类创领文化引领——中国白酒品类价值高峰论坛”在山东济南举行。历史学者、《百家讲坛》主讲人纪连海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此次论坛,从喝景芝酒到鲁酒复兴,从收藏与酒文化的关系,这位历史名家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答案。

历史学者纪连海谈鲁酒复兴与酒文化的传承

  鲁酒复兴应更加注重品牌宣传

  一品景芝,诞生于世界名酒半岛金三角的山东半岛“齐鲁三大古镇”之一的景芝镇,是中国白酒芝麻香型代表,融合了中国白酒酱、浓、清三大香型工艺精华于一体,于20世纪50年代发现之初即改写了鲁酒无香型代表的历史。

  纪连海第一次真正接触景芝酒是在疫情期间,他这样描述喝景芝酒的自身体验——半斤75度景芝酒下肚之后,醒来感觉像喝茶一样。

  从纪连海自身酒的体验我们聊到了当前酒行业的现状,他说,景芝酒在大象品牌知名度方面,还是要加大宣传力度,在宣传方面做文章。

  谈到白酒的各种香型,纪连海对四特酒和湘西酒鬼酒进行了简单列举,他认为,喝酒在品香型之外,还需要正确的去引导人们去品酒、去喝好酒。

  收藏与酒文化有着怎样的关系?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酒在中国历史上也一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纪连海认为,对于酒文化来说。其实讲的是一种传承,但在传承之外还需要创新,同时也不可刻意地去夸大文化的价值,他说,对于多数消费者来说,更重要的可能是注重当下喝酒的感受。

  酒文化与传承一直是行业经常提及的命题,收藏成为介于二者之间的普遍表现形式,那么收藏与酒文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纪连海说,为什么会存酒、为什么会收藏?其实收藏的可能更多是那种年代感,是年代感背后我们有很多背后的故事,这个就是历史,这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

  Q纪老师好,您之前品尝过景芝的酒,可否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评价?

  纪连海:第一次真正接触景芝酒是在疫情期间,75度的,我喝酒是不论香型,只论度数的人,所以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第二次也是景芝酒,那次一晚上喝了半斤。我想着半斤酒得有一个出口吧,或者是走肾,或者是走汗,或者是走嘴——说出去,我自己喝酒又不走肾、又不走汗,结果我一点多钟就醒了。我就在想;我今天晚上喝的到底是酒,还是茶啊。三个小时就醒了,而且我自己其实带着这个(监测仪器),它可以监控我的24小时的心跳,喝半斤醒了以后刷一下手机69、70左右(数值正常)。对于我来说,喝酒不仅仅是一个当时的体验,到这个岁数更关注的是喝酒之后对身体的感觉,所以我觉得这款酒确实是感觉还是蛮不错的一款酒。

  Q:《百家讲坛》十大名嘴之一今天公开跟我们分享自己酒的体验,实在是很难得。以景芝酒为例,您怎么看当前酒行业现状?

  纪连海:山东酒总体来讲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看人家川酒、黔酒、或者是江苏的酒。茅台、五洋它都能够从自己的省走向全国,山东的鲁酒总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走不出去。我认认真真地喝过这个酒,我感觉到很好喝的一款酒,但是为什么没走出去?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加大自我宣传力度,在宣传方面做文章。

  Q:从您刚刚谈到这个走出去可以说是鲁酒的一个复兴,那么景芝酒它是区别于浆香、浓香和清香之外另一个香型——芝香型酒,您觉得芝香型酒怎么可以更好的打开市场?

  纪连海:现在我们各地其实都在做这种类似的香型,我的感觉是在不同的省份就叫不同的词,比如说有的就叫特香,特香就是四特酒。有的叫馥郁香型,馥郁香型就是两种以上的香型。酒鬼酒它讲的就是湖南。那么讲到芝香就是我们怎么让大家更多的、更好的认定这个产品,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做酒宣传的时候不能光卖酒,不能光说我们这个酒怎么好喝,我相信绝大部分人喝酒还是不品味的。我们还得有一个人去带着我们大家怎么喝,才能够喝出最佳的状态。不要让人家觉得红酒才要摇啊,才要晃啊,其实都是我们白酒玩剩下的,因为真正到我们这个境界就不玩这个了,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毫无疑问,引领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在市场方面,除了宣传之外还有一个引导的问题,就是怎么样引导我们喝好酒。

  Q:谈到引导这方面,现在很多酒品牌方都在宣扬古老的酒文化,对此您怎么看?

  纪连海:说到酒文化,一方面需要是有文化,所谓讲文化其实讲的是一种传承,但是传承之外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有一种创新。不管怎么说三千年前、四千年前的酒跟我们当今时代的酒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文化要讲,但是又不能老在文化这儿打圈,不能老争多少多少年,因为这个东西没什么用,老百姓买你这款酒是因为你八百年吗?您八百年前这个酒能喝吗?所以文化需要讲,但是又不能刻意地去夸大文化的价值,我想我们活在当下,更重要的可能是当下我们喝酒的感受。

  Q:谈到酒的文化和传承,您觉得当代收藏和酒文化的传承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纪连海:收藏毕竟是有钱、有闲的一种感受,我们在喝酒的过程当中有的时候喝到的是一种年代感,比如说拿出一款酒,然后这款酒是哪年出的。比如说我们拿到一款景芝75度,马上都能够想到那是2020年,那一年中国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件大事有多重要,以美国为例,从它建国一直到一战所有战争死亡人数不足这一场瘟疫死亡人数,而就在这一年我们是怎么度过的。所以为什么会存酒、为什么会收藏?其实收藏的可能更多是那种年代感,是年代感背后我们有很多背后的故事,这个就是历史,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