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访谈 > 正文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来源: 文化视界 2022-06-13 09:51:01
  写生本身肯定会带着问题去的。中国画创作一般包括临摹、写生、创作的环节,写生这个环节非常重要,是进入到我们创作环节非常重要的一个过程。

带着问题去写生

学员:老师,我们出去写生是否带着问题去,或者只是为了搜集一些素材而去写生?假如我在创作的过程中遇到了瓶颈和具体问题,需要到生活中去寻找、挖掘一些东西,这些是否能通过写生得到解决呢?

卢禹舜:写生本身肯定会带着问题去的。中国画创作一般包括临摹、写生、创作的环节,写生这个环节非常重要,是进入到我们创作环节非常重要的一个过程。但并不是说我现在想要画什么东西到生活中就可以直接得到什么东西。实际上我们由写生到创作还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要解决问题是到生活当中如何去发现、如何去表现这些,它并不是简单的再现。

在之前的中国国家画院丝绸之路写生活动中,我曾带队到内蒙古草原和新疆喀什等地写生采风,这一路实际就是带着问题去的,带着我们每个人各自所选择的创作主题,走到这些地方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很多的东西,无论是在沙漠还是在草原,无论是对现代工业文明还是对现代人文景观都是如此。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 梵高传递内心的声音,坦诚而真实 430cm×290cm

我到国外写生的时候,吸收了一些水彩的方式方法,从我展出的那些“一带一路人类文明”系列作品色彩也可以看出。这批作品自然而然地受西画影响比较多,而且后来我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探讨,但奇怪的是,恰恰这一批作品很多人不认为受西方影响更多。虽然我有意识地去吸收了一些外来的东西,但反倒觉得这些画虽然在内容上是西方的题材,却让大家在画面更多地感受到了东方意蕴、中国精神,感受到了中国笔墨语言的深厚、纯粹,很中国化,效果很好。从这我们也能看出来,中国画的语言方式,以及其表达和表述具有多么强大的生命活力啊!吸收得多,反倒消化得更多。

鉴于这一段时间这样的尝试,包括最近国内的一部分写生,我也刻意做了一点点的探索,尽管画的是具体的山水,都是自然的景观,应该说以纯粹的中国式的中国画笔墨的方式和方法可能更为理想,但是我也尽量做了一点小的尝试。比如说去顺义写生,我也适当地在颜色上做了一点努力,也没做太好,但一直在尝试,尽量能够试探着慢慢地把这个方法变得更好。所以说写生肯定是带着问题去写生,既是解决刚才所说的一个技术性问题,我认为也应该解决心脑问题、思想问题。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 吴哥城的残垣断壁 375cm×251cm

风格的形成还是要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学员:老师,您创作的“八荒”系列作品是您在写生的过程中得到启发,还是您带着一定的想法和思考去到生活当中找到的?或者说,生活给予了您怎么样的启示,使得您能够创作出这样一批作品来。

卢禹舜:这些其实都是生活的给予。我们写生也好,或者平时的艺术积累也好,跟我们坐究、静观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创作过程中自然要有我们的思考,还要有我们每个人的理解和认识,包括具体到一笔一墨、构图、画面的处理、人物形象刻画、山的形象刻画等等方方面面,大家都有这样的一个过程。无论是题材选择、形象选择,甚至包括我们写生对景物的选择,都有这样的一个过程。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 静观八荒 纸本设色 68cm×136cm

“八荒”这一类的作品,是我以黑龙江这块土地为生活基础,经过不断的艺术实践和探索,逐渐形成我个人的相对比较个性化的一种形式和语言,但是真正风格的形成,主要着手点还是从绘画语言变化上去考虑的。因为只有语言才能给人视觉传达第一印象。但是要把语言深化下去,可能就要涉及形象、造型,以及大家各自的处理方式和手法等,它是一个复杂但又必要的过程。

做人作画都要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

学员:老师,看您的作品,思路非常清晰,有几个主题性系列创作作品,如“唐人诗意”、“八荒通神”、“欧洲写生”等系列作品都具有一定的主题性,充分体现出您对技能技巧、思想高度的把握运用和认知能力。您刚才看了同学们的写生作品,还看了几件创作作品,您觉得像我们这个阶段在今后的学习过程中或在写生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您觉得对学生来说,是否也要考虑做主题性创作呢?您对我们大家有什么要求或者希望呢?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  东南亚,和煦的暖风  纸本设色  290cm×440cm  2017 年 

卢禹舜:咱们同学的作品整体都是挺好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追求,基础也都不错。刚才我主要看了大家的写生作品,创作作品看得少。对于创作,我觉得相对来说大家都要有一个相对明确的方向,但不是说别人往哪个方向努力,你就往哪个方向努力,方向和个人风格的形成有的时候是自然而然、潜移默化的,不是说想形成什么样的风格就形成什么样的风格,不是有意去追求的。任何一个大画家都是随着时间的积累自然而然形成自身最终独特的风格。如何表现出区别他人的风格,关键是在于如何去把握、如何去认识、如何去强化。固定下来之后,强化它、充实它、完善它,使它能够更加有内涵、更加有意味。当然这个过程中,你必须得有辨别好坏的能力,所以,大家具体弘扬什么内容是十分重要的,这个应该很好地去把握和思考。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在鸣沙山写生

习近平总书记告诫我们要脚踏坚实的大地,在这个基础之上你才能够放飞你理想的翅膀。我们要用心灵去观照自然万物。无论是做人、作画,我们都要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画如其人,我们要有好的道德修养,这些东西都会在作品当中反映出来的。什么叫筋骨?作品的筋骨如何去体现?作品筋骨实际上就是一种精神,即中国精神、中国气派、中国风格。党对艺术家的要求、国家对艺术家的要求、人民对艺术家的要求,这都是作品筋骨的一种体现。温度从哪里来?温度是从做人这里来的,人都做不好,你的作品怎么能有温度。所以说,你没有一个澄怀观道的过程,没有一个强大的、美好的内心世界去观照自然万物,作品怎么能够做到有温度呢?也就谈不上有道德了,筋骨更是无从得来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用心去思考的问题。(文字由中国国家画院教学部根据教学实录整理)

画家简介

著名画家卢禹舜:带着问题去写生,从绘画语言上去着手

卢禹舜,现任中国国家画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博士后工作站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校长、教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