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来源: 文化视界 2021-03-08 10:37:30
  谷建芬,中国歌坛名副其实的流行音乐教母!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中国歌坛名副其实的流行音乐教母!

  年轻人可能并不熟悉她的名字!上世纪80年代,她气愤又掷地有声地说:我就是要为“流氓”写歌!就凭这份不认输、不低头的执着,她的歌曲影响中国40年!她把毛阿敏、韦唯、刘欢、那英、孙楠等几十位歌手送上艺术的巅峰!

  01

  出生在日本

  为祖国献上了最深情的歌

  1935年4月,谷建芬出生在日本大阪,她说:我的祖籍是山东威海,那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地方,我的父母当时跟很多人一起漂洋过海到日本讨生活。

  儿时的谷建芬无忧无虑,对祖国没有概念,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中国血统意味着什么,直到她7岁时,她才对祖国有了第一次深刻的印象。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1942年的一天,7岁的谷建芬坐在一家小店的门口,吃着日式的小甜饼,她的母亲突然疯了似的跑了过来,一把抱起她就往码头跑。年幼的谷建芬问妈妈,这是要去哪儿啊,妈妈回答说:回国。坐了几天几夜的轮船,一家人终于在一个码头下了船,谷建芬跟妈妈说:这里又脏又乱,我们还是回家吧。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妈妈则回答她,日本的家没有了,这里才是我们的家。就这样,谷建芬从日本回到了大连,开始了她与祖国共呼吸同命运的70多年。1950年,只有15岁的谷建芬进入了旅大文工团,那时候,喜欢弹琴的她,就开始尝试着作曲、写歌!第二年,她又考入了东北鲁艺作曲系学习,1955年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北京。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后来年逾古稀的谷建芬回忆起当年跟20位同学一起坐着火车来北京时,顿时兴奋地像个孩子。“我们坐着火车,兴奋地一夜没有睡觉啊。一到北京,刚好赶上了国庆,我们去了天安门广场,参加国庆之夜的狂欢活动!”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那天,天安门广场上万众欢腾,年轻人一起跳集体舞,爱国情绪感染了谷建芬,回到宿舍,她仍旧沉浸在兴奋中,在日记中她这样写道:将来,我一定要写一首歌,在国庆的夜晚,在天安门的上空飘荡!

  30多年后的1989年,在国庆40周年那天,谷建芬终于兑现了对自己也是对祖国的诺言,她用一首歌,唱哭了10亿中国人!这首歌就是几乎所有中国人都会唱的,《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当时,这首歌的名字还是《十月是你的生日》,由谷建芬的学生,日后被称为“中国惠特尼·休斯顿”的韦唯首次唱响!这首歌被很多歌手翻唱过,尤其是董文华婉转深情的演绎,让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成为每个中国人对祖国母亲的表白。

  02

  我要找歌词

  我要给“流氓”写歌

  1955年,从东北来到北京的谷建芬进入中央歌舞团担任创作员。然而在她参加工作的第3年,由于政治运动的影响,她被下放到江苏农村参加劳动改造。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尽管离开了她心爱的钢琴、曲谱,整天与庄稼、水田打交道,但她的心里从未泯灭对音乐创作的渴望。文革结束,到了70年代末,谷建芬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学习机会——单位给了她一项任务,走访南美洲六个国家搜集歌曲资料。她在热情奔放的拉丁美洲走访了100天,而这100天,改变了她对音乐的认识:音乐与人的生命竟如此贴近!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歌唱到生活中去,一定要把歌唱到人心里去!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就在1979年,电影《小花》横空出世,当主题曲《妹妹找哥泪花流》响起时,谷建芬跟几乎所有人一样,顿时泪流满面……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同时期,还有一首歌,旋律优美,婉转动听,——同样是由李谷一演唱的《乡恋》。

  1980年2月,谷建芬参加了一个歌曲创作的研讨会,会上,有很多人抨击《小花》《乡恋》内容低俗、离经叛道,简直就是靡靡之音,纯属流氓的黄色歌曲。这些言辞顿时触碰到谷建芬的敏感神经,这个会开完之后,谷建芬憋了一肚子的气!唱得人眼泪直流的歌,怎么就成了流氓唱的歌曲?!谷建芬一到家就翻抽屉找歌词本,老伴儿就问她,你着急忙慌地找什么呢?她说:我找歌词,我要给“流氓”写歌。

  谷建芬找到了1980年的《歌曲》杂志,上面有一首诗,名为《八十年代新一辈》!“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80年代的新一辈!”谷建芬读着这首诗,每句话都是她憋在心里想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像一个一个跳跃的音符!这就是我此刻最想说的话,就是我此刻最想唱的歌!她一边念着歌词,一把打着节拍,节奏和旋律呼之欲出……影响一代中国年轻人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就这样诞生了!

  这首歌节奏很快,像年轻人匆匆的脚步,更是谷建芬当时急切的心情。她当时确实非常急切:大街上的年轻人,带着蛤蟆镜、穿着喇叭裤,手里提溜一个录音机在大街上晃荡,所有人都看不惯年轻人。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这代年轻人,就是现在已经当了父母的80后的爸爸妈妈们!他们年轻的时候,真的很酷!可这不怪年轻人,他们太可怜了,他们真的没有音乐可以听!他们渴望表达,渴望歌唱,渴望大声说出自己心里想说的话!我就是要用歌曲让他们痛痛快快地唱出来!

  于是,这首节奏欢快、带有说唱节奏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首先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传唱开来,这首歌就像一束冲破夜空的火光,迅速俘获年轻人的心,在大街小巷,在学校工厂,有音乐响起的地方,就有这支欢快的旋律。有年轻人的地方,到处都有人在哼唱。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当时的谷建芬已经是40多岁了,她说,属于我的青春年代已经过去了,但当时她有一股十分强烈的执念:就是要把自己的青春时光找回来,把憋在心里、把青春年少时压抑着、没有迸发出来的感情,通过音乐,全部宣泄出来!可是好景不长,这首歌曲被认为思想不健康,被定性为资产阶级音乐,是旧上海靡靡之音的翻版!最让谷建芬无法接受的是,有人指责她的歌毒害了中国的年轻人!谷建芬遭遇四面楚歌,各种批评她的研讨会接踵而至,电台也不再播放她创作的作品。谷建芬很生气,却没有渠道辩驳。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她问年轻人:你们为什么喜欢这首歌:他们回答:唱这首歌我们浑身都是力量,有着从未有过的痛快,有着一种强烈的迫切,就想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马上投入时代发展的大潮!有了年轻人的肯定,执着的谷建芬有了底气,可是,究竟如何证明自己呢?她决定靠自己证明自己,她要为自己的创作“讨个说法”!

  03

  用作品“讨个说法”

  成就了中国的歌坛巨星!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电台不放谷建芬的作品,谷建芬根本没有发声的渠道,为了证明自己,更为了讨个说法,必须有人去演唱她的作品。执拗的谷建芬,又做了一个常人做不到的决定,1984年,她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跟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找来5万元。1984年的5万,跟现在的100万价值差不多,她决定用这笔钱培养一批唱歌优秀的好苗子,让他们唱响她的作品,唱响真正属于年轻人的歌。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那一年,“谷建芬声乐中心”正式开办,在一个32平米的房间,有一些简单的乐器,四周摆满了床,中间摆了一架钢琴,学生们在这里试唱、练耳,在这里学习乐理、外语、乐器等课程。现在开办音乐班,每节课都是以几百块来收费,谷建芬办音乐班不仅不收一分钱,还包吃包住,竟然每个月还发给学员45块的生活费!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来这里上课的学生,后来都成了中国最红的明星!他们有:韦唯、刘欢、毛阿敏,成方圆,那英、解晓东、孙楠……谷建芬不但亲自授课她还请来著名歌唱家、声乐学家金铁霖。一节课只有15元的讲课费,金铁霖常常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满头大汗地赶来谷建芬这里上课。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

  谷建芬曾幽默地对他说:请您这个男高音来教通俗唱法,纯属是高射炮打蚊子。李谷一、宋祖英、阎维文、戴玉强、张也……都是金铁霖的弟子!但金铁霖非常支持谷建芬。在“谷家班”学习,课业重,考试多,还没有“毕业证”!当时谷建芬给学生开了8门专业课,视唱练耳都是请的中国音乐学院最好的老师。谷建芬亲自给学生们作曲,更支持他们去参加各种歌唱比赛。仅仅两年后,这些年轻的歌手就崭露头角,在全国各大歌唱比赛中脱颖而出。1986年,在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学员苏红以一曲谷建芬创作的《我多想唱》获得了专业组通俗唱法的第一名。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我想唱歌却不敢唱,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高三了,还有闲情唱,妈妈听了准会这么讲……”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年轻时的毛阿敏

  就在这届青歌赛上,谷建芬的弟子大放异彩,第一名是苏红,第二名是韦唯。获得第三名女孩声音很特别,她一下就走入了谷建芬的视野,这个女孩,成为了谷建芬最得意的学生,后来迅速成为中国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她,就是毛阿敏。1987年,谷建芬带着毛阿敏到南斯拉夫参加国际流行音乐节,她们到了之后才发现,酒店竟然有一个奇怪的规定,就是同性不能住一个房间,而52岁的谷建芬当时就说:我是她的母亲。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确实像母亲一样,照顾着毛阿敏的衣食住行,穿什么妆,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头饰,都是她亲力亲为。在这次音乐节上,毛阿敏唱了谷建芬创作的《绿叶对根的情谊》,这首歌一举拿下第三名和作曲奖两个奖项,中国的流行音乐第一次拿下国际大奖,并且惊艳了世界!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没有停止对毛阿敏的提携,1986年,毛阿敏登上春晚舞台。“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作曲,乔羽作词的《思念》,成为当年春晚最红的歌曲,更成了全国人民都会唱的歌曲。毛阿敏也因为这次春晚亮相,真正红遍了中国!之后,谷建芬又为毛阿敏打造了歌曲《永远是朋友》。“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心诚则灵,让我们从此是朋友……”毛阿敏一直说,谷建芬就是自己的母亲。谷建芬创作了两首歌颂母亲的经典歌曲——《妈妈的吻》和《烛光里的妈妈》!

  当毛阿敏深情地唱起那首《烛光里的妈妈》的时候,心里一定有谷建芬的影子。20多年后,毛阿敏的眼角早已爬满皱纹,当她再次深情地对着母亲谷建芬唱起《烛光里的妈妈》的时候,台下的谷建芬,早已是泪流满面……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因为对毛阿敏的偏爱,谷建芬有一位弟子很“看不惯”,她就是那英。

  谷建芬说那英:有一副好嗓子,长了一个狗脑子,年轻的那英性格直率,在班里爱打架,还揪人头发!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喂年轻的那英吃饭

  谷建芬就在生活上关心她,从性格上磨练她。她说那英,你只有性格磨炼好了,唱得才不像白开水,才有真感情!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1997年,谷建芬为那英量身打造了一曲《青青世界》。一身红衣的那英,蹦蹦跳跳地登上那年的春晚。更开启了那英的“天后”之路!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孙楠也是谷建芬在青歌赛上发现的苗子,她听了孙楠的声音说:这个孩子,将来能跟刘欢比一比!后来,孙楠凭借同门师兄李杰创作的《红旗飘飘》唱红了整个中国!在2015年《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孙楠更是以一曲《花瓣雨》,向自己的恩师致敬!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孙楠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向老师谷建芬致敬!1992年,谷建芬率领演出队来到香港演出,很多歌手都是“谷家班”的学员,谷建芬鼓励年轻的孙楠好好表现,孙楠当时就是唱了这首《花瓣雨》。他被唱片公司看中,并签约香港唱片公司,正式开始职业歌手的生涯。这次演出圆满结束之后,解晓东、刘欢、那英,也都纷纷与索尼、百代等香港唱片公司签约,开启了他们职业歌手的道路,这些从32平米音乐教室出来的歌手们,因为谷建芬无私的教诲和提携,登上了更加耀眼的舞台,成为中国最耀眼的明星!谷建芬由衷地高兴,她终于用音乐证明了自己,为自己“讨了个说法”,为弟子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更开启了中国流行音乐最黄金的十年!

  04

  《三国演义》的音乐,

  竟是两个女人完成的!

  1990年前后,音乐培训班的工作基本结束,谷建芬的创作也遇到了瓶颈,她当时心情低沉,想出去走走!临行前,谷建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为电视剧《三国演义》创作音乐。《三国演义》这出荡气回肠的男人戏,竟然把歌曲部分交给两位女同志,谷建芬负责作曲,女作词家王健负责歌词。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开始是拒绝的,她说:我对《三国》没有感觉,都是些打打杀杀。可导演则拜托她,先试试看。当她再次翻开《三国演义》读到开篇的那首《临江仙》时,她很快产生了情感的共鸣,创作了20多年被奉为经典的《滚滚长江东逝水》。这首曲调低沉、情感充沛的歌曲,在老歌唱家杨洪基的演绎下,像是汹涌波涛穿越滚滚千年的长河!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谷建芬说:看到这首词后,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我有了一种创作冲动,那些天我始终被一种激情所鼓舞,我要创作一首穿越历史沧桑,能用一种历史的力度震撼人的作品!

  当她创作《貂蝉已随清风去》时,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为了政治耗尽青春年华,到最后却化作一缕清风而去……

  除了这两首歌曲,谷建芬还创作了桃园结义的《这一拜》!这首歌,更是被刘欢唱得酣畅淋漓、坦坦荡荡!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谷建芬最喜欢,也是很多观众最喜欢的,是毛阿敏演唱的片尾曲《历史的天空》!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谷建芬,她用女人的坦荡和感性,把《三国演义》这样一部历史巨著,用音乐诠释地淋漓尽致!这离不开她的品性:对待音乐的执着、坚定,忘我和纯粹!

  2011年,已经76岁的谷建芬又一次像战士一样站了出来!这次,她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公平正义,为了中国乐坛更健康的发展!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她与乔羽、赵季平、徐沛东、阎肃等13位国内著名词曲作家联合发出法律声明:所有歌手和演出商,我们的歌不能再“随便”唱,要征得同意并支付合理费用!有人质疑她:你们这么大岁数了还想着要钱?你已经有那么多钱了还想赚更多。谷建芬回答:说出来估计你不信,我的工资是3750元,加上政府特殊津贴的1000块钱,每月4750元。乔羽的工资才2200元。我们有国家工资,可没有工资的作者怎么办?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2014年,93岁庄奴参加《中国梦想秀》,两年后逝世!创作了《又见炊烟》《甜蜜蜜》的庄奴,一手捧红了邓丽君、费翔,因为没有版权收入,他晚年家徒四壁,为了生计93岁还要参加综艺节目挣钱!创作了《橄榄树》的李泰祥,连治病的钱都要靠门下弟子、音乐圈同仁及两岸乐迷来募款筹集。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许镜清

  还有许镜清,《敢问路在何方》《女儿国》等西游记经典作品都是他作曲,至今仍住在一幢几十平简陋的老楼里,70多岁了,举办《西游记》音乐会的梦想只能靠网络众筹实现。谷建芬痛心地说:我已经76岁了。已不再是人大代表了,但总觉得对不住这些词曲作者。希望在我们“身后”,留下的是一个大家共同发展、正常健康的音乐时代。”

  05

  用她全部的才华,

  为国家的未来创作!

  谷建芬不仅仅给年轻人创作流行歌曲,她还创作过两首十分经典的儿童歌曲,这两首歌曲,相信会说中国话的人,一定都会唱几句。那就是《采蘑菇的小姑娘》和《歌声与微笑》!

  “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明天明天这歌声,飞遍海角天涯,飞遍海角天涯……”

  每次听到《歌声与微笑》北洋君总是情不自禁就回到少年时代:蹦着跳着,雪白的衬衣前飘扬着鲜艳的红领巾……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从2004年开始,谷建芬把精力放在给孩子的创作上。这个想法源于谷建芬与吴仪在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会上的一次谈话。“你别在给歌星写那些歌儿了,赶快写给孩子们吧,现在的孩子们什么都不缺,但想唱属于自己的歌曲,却少的可怜。”

  谷建芬从那时起,想要为孩子们说话的冲动油然而生。于是,从2005年开始70岁高龄的她便毫不犹豫地投入到创作中把中华古诗词谱诗成曲,给孩子创作经典。13年50首歌曲,平均每年创作大约4首,每首费时3个月左右,谷建芬对待每一首作品都不曾马虎,写了20首的时候,丈夫担心她身体状态,劝她“写得差不多了,就停停!”。可是谷建芬还是坚持创作,经常熬到凌晨四点、东方发白,给孩子们的歌曲,她一定要做到一丝不苟!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转眼到了2016年,在歌曲创作到第49首时,谷建芬的生活遭受了极大变故,丈夫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仅仅相隔8个月后,小女儿因为脑出血突然离开了她!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接连的重创让谷建芬十分痛苦,她甚至忘记了怎么弹钢琴……50首就差一首完稿,可是却怎么也写不出来了,“老伴,女儿走了以后,我不想写,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有一天,她遇到了两句话,“有种幸福叫放手,有种痛苦叫占有!”她豁然开朗,决定将痛苦搁下,幸福地放手!终于在2017年的时候完成了50首《新学堂歌》。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然而已是83岁的谷建芬,还是没有想过停笔,她说:我想我还要努力地写下去,让孩子更快乐地亲近学习和传承我们祖先的经典。有音乐陪着我,我一生绝对会长久地走下去!她还说:传唱中国古诗词,绝不是三天两天,更不是三年五年,而是让经典陪伴一代代孩子长大!

  80年代,她为中国的年轻人呐喊,90年代,她为中国歌坛培养人才呕心沥血,新世纪里,这位80多岁的老人,仍然像一个战斗者一样,用音符和旋律,为中国的未来,歌唱!

为“流氓”写歌,用作品“讨个说法”——86岁的谷建芬才是中国歌坛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

  真正的大师,一定是在用其全部的才华,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创作!今天,让我们向这位无私又纯粹的中国女性,致敬!

  (来源:北洋之家微信公众号)

[ 责任编辑:窦静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