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回应:采取身份证实名信息监控黑名单主播,年底前将出台主播账号分级、打赏行为等规范

来源: 文化视界 2020-10-17 15:28:33
  对于通过各种手段“暧昧试水”,试图重新回归正常直播的黑名单内主播,瞿涛表示,协会和直播平台正努力加大人工审核力度。“努力做到核实一例举报,就关闭一个直播间”。

  被列入直播黑名单之后,仍有一些主播以注册小号、转战海外、使用变声或借道他人直播间等方式“另辟蹊径”。10月13日,在第七批47名主播黑名单公布之际,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秘书长瞿涛接受采访,回应了南都此前的调查报道。

  瞿涛表示,当前对于黑名单主播的管控主要采取身份证实名信息监控,不可避免存在一些漏洞。“一般直播平台人工审核注意到就会及时关闭相应直播间,我们协会接到相关举报,也会及时和直播平台联系。”据他介绍,为加强监管,直播分会正联合擅长音频识别的企业,下一步有可能会对黑名单上的主播声纹进行采集比对。

  他还透露,在国家网信办等八个部门深入推进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的过程中,该协会和国内主要直播平台企业正在国家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指导下,参与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和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预计年底前将出台。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回应:采取身份证实名信息监控黑名单主播,年底前将出台主播账号分级、打赏行为等规范

  回应南都调查:

  已注意到相关主播的“小动作”

  当前主要采取身份证实名信息监控黑名单主播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5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由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发起,在文化部文化市场司(现为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的指导下成立。

  2018年4月,该协会发布首批主播“黑名单”。名单主要是通过各个平台主动上报违反直播相关规则的主播,经由该行业协会的内容评议委员会,对这些主播直播的内容进行审核评议。评议完毕后,将违规主播正式放在主播黑名单中,再下发各平台,进行主播的登记,同步报主管部门备案,建立联动惩戒机制。

  此前,主播分会已陆续公布六批主播黑名单,包含深夜直播剁手并展示断指的说唱歌手“红花会贝贝”、露出真容炒作的“萝莉主播”“乔碧萝殿下”等。10月10日,最新的第七批主播黑名单出炉,47名被列入黑名单的主播将在行业内禁止注册和直播,封禁期限5年。

  瞿涛向南都记者介绍,名单确立之后,分会也已督促直播平台落实,“对现有主播和新增主播的信息进行筛查比对,在黑名单之列的主播是不允许注册并开播的。黑名单的主要封禁手段是以注册者身份证号、实名信息为主。”

  然而,南都记者在此前的调查中发现,第三批黑名单中的“乔碧萝殿下”曾因“萝莉变大妈”事件引发热议。南都记者在“乔碧萝殿下”个人微博中发现,她封禁之后一直未停止对此事发声“喊冤”。她还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沉小月姬Lee这是我的小号,我在所有直播平台都直播了一遍。2020年的时候。”

  进入黑名单后不能正常露脸,有些主播会借道他人直播间,或使用变声器——对于类似的“小动作”,瞿涛表示协会已注意到。“我们坚决予以制止,一般平台人工审核注意到就会及时关闭相应直播间,我们协会接到相关举报,也会及时和直播平台联系。

  他也坦诚,目前仍存一些监管难度。从实际操作看,以身份证号为封禁手段的话,各个平台可以通过身份信息进行比对。但如果主播使用的是其他人的身份信息注册小号,那就很难立刻监控到。此外,一些主播如果使用了变声软件,声音、声纹难以通过技术手段识别,人工监管会相对滞后。

  据瞿涛介绍,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主播黑名单管理办法》同时设有主播申诉机制。如果主播觉得有异议,可以向协会申诉,协会接到申诉后,会组织内容评议委员会专家,对主播的情况进行复审。瞿涛介绍,自7批黑名单公布以来,有个别主播提出了异议,“我们已经按照申诉机制进行了处理。”

  南都此前调查发现,2019年8月,说唱主播“红花会贝贝”在深夜直播剁手并展示断指,随后被平台禁播,又登上第三批黑名单。不过,其拥有23万关注的微博小号此后仍然活跃,曾于2019年12月发布新歌。2020年4月,他发布微博透露有意愿在国外图片社交媒体上进行直播。对此,瞿涛表示,黑名单是国内主要直播平台的行业自律行为,“如果主播在封禁期内试图在国内直播平台内复播,那肯定会被我们注意到,并坚决予以制止。”

  他还介绍,协会正在监管部门指导下,制定相关的规则进行查漏补缺,跟相关直播平台一起研究如何落实黑名单监管制度,禁止这些违规的主播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复活转世”。

  未来精细化监管:

  年底前将出台主播账号分级、打赏行为等规范

  后续或以采集声纹比对等方法监管

  对于通过各种手段“暧昧试水”,试图重新回归正常直播的黑名单内主播,瞿涛表示,协会和直播平台正努力加大人工审核力度。“努力做到核实一例举报,就关闭一个直播间”。

  除此之外,技术手段也正在介入。

  瞿涛介绍,协会正在和国内的相关技术企业接触,如音频识别企业。“利用声纹比对的方式,下一步有可能会对黑名单上的主播声纹进行采集比对。类似的技术问题,我们还需要时间。”

  针对一些主播尝试在其亲友直播账号中试水监管尺度,瞿涛认为暂时还是可控的。在他看来,对各大直播平台而言,不太可能再与这些被列入黑名单的主播合作,因为平台也会受到舆论的谴责、监管的压力。另外,主播如果通过其他人账号进行复出,打赏金额是给其他人的,就会与其他人账号密切绑定。“一旦使用别人的号后被举报,这个账号也是要被拉入黑名单的。”

  南都记者注意到,8月3日,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等八个部门联合召开工作部署会,将研究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明确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

  在采访中,瞿涛透露《网络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和《网络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今年底前将出台,拟建立主播账号分级管理体系,通过加分制引导网络主播账号提升内容的优质度和专业度,鼓励高质量内容的产出和传播;通过减分制规范网络主播账号直播行为,逐步淘汰打“擦边球”或长期输出无价值、无营养内容的主播;还拟通过用户打赏身份识别和设置单次打赏限额,对高频次、高额度打赏用户进行合理消费提示,建立完善的未成年人打赏退款机制,弱化展示直播间相关数据等方式引导用户理性打赏,保障用户合法权益,“这也将是此次专项整治工作的重要成果。”

  “直播行业绝非法外之地,所有行为都会受限。我们鼓励正面内容的输出,也抵制负面内容的影响,这样就会形成优质内容产出的正向常态。直播行业的发展经过这些细化管理会越来越好。”瞿涛说。(诸未静 郭美婷)

[ 责任编辑:徐鹏程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