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那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生命希望的纤绳——著名作家李富胜回忆雨中的母亲

来源: 文化视界 2020-10-05 17:01:34
  那时,我仿佛是在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紧紧地牵着生命希望的纤绳,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母亲手的如此炽热温度,温暖着我的手,逐步传导到我的全身,直至到我的心扉赤热涌动!

  雨中

  李富胜

  雨在下着,下着……微风刮着,刮着……雨和风交织着,风无形,雨潇洒,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哗哗啦啦……声响音调,悦耳动听,雨型变幻,赏心悦目。看雨听雨,是我的最爱和嗜好,每每雨天,我会醉心于倾听于风的吟唱,看雨丝变幻的婀娜多姿。那天雨中的那一幕,映入眼帘久久难忘。在不远处,一顶红雨伞在雨中,渐近于眼前,一位中年妇女一只手擎着伞,一只手紧紧抱着一个儿童,在雨中有几份艰辛地走着走着。这一刹那的景象,却把我的记忆拉回到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跳跃往事里……

  六十多年前的雨中行,至今回忆起来意味深长,犹如就在昨天历历在目,活龙活现。还是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在一座破旧的庙宇里上学,平日里听到一些,有关庙里过去曾发生过一些奇里古怪的事情,总让人心有余悸。记得那天星期六,我负责值日,放学后,同学们都离开了,我在最后,把窗关好,把黑板擦一擦,再把地扫一扫,把整个教室拾掇一遍,星期一上学,教室里干干净净的。本来是和另一个同学一起干的,因家里有事,提前走了。只好由我一个干,这样就延长时间,突然天又下起雨来,我并不在意,拾掇了好长时间才算完了。便坐在教室门口看着下雨的风景,听着哗啦啦的雨声。天天渐渐地暗下来了,我猛然感到了一种恐惧,敏感地神经一下紧绷起来,向里看看,教室黑洞洞的,向外看看,雨哗啦啦仍然不停。我害怕,太可怕啦!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恐惧,使我胆颤心惊,再想一下传说中的那些离奇的故事,使我的理智几乎崩溃跌入万丈深渊而不能自拔!我的无助,使我茫然而无所适从,我心一沉闭上双眼,猛地瘫坐在教室的门槛上,双手紧紧抱住脑袋,努力镇静着什么也不想。来了一个“驼鸟的技俩。”心渐渐趋于平静,只有阵阵风雨声敲打着我恐惧的神经!“富胜,富胜!”有人在呼喊我,猛地睁眼晴站立起来,“是妈妈的声音!”我听出了是母亲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我不顾一切,奔跑出了教室,向着呼唤我声音的方向奔去,此时,母亲飞快地小跑来到了我眼前,为我撑起雨伞,我扑到母亲的怀抱,久久地久久地,我仿佛受到莫大的委曲,紧紧地抱着母亲,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母亲头上戴着一顶麦秸秆编织的“沙鳖窝”草帽,身上坡着由灯草编织蓑衣。母亲一只手为我撑起了家里唯一的一把黄色的胶布雨伞,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肩膀,“别害怕,别害怕,妈妈来接你。”母亲仿佛触摸到了我脆弱的心灵,理解我惧怕情愫,不停地安慰着我。片刻,我极力控制着自己情绪,没有哭出声来。母亲温情地说:“孩子,咱们回家。”母亲帮我把教室门锁上,为我撑着雨伞,我牵着母亲的衣襟,在风雨中缓缓地向家的方向走去。行走中,母亲又把雨伞倒换到另一只手为我擎着,用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牵着我向前走着走着,那时,我仿佛是在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紧紧地牵着生命希望的纤绳,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母亲手的如此炽热温度,温暖着我的手,逐步传导到我的全身,直至到我的心扉赤热涌动!回到家里,母亲放下雨具,亲自揭开锅盖,小心翼翼地端出一碗带着暖气温度的苞米粥,送到了我的跟前。我端着碗,抬起头仰望着母亲的脸庞,那带着微笑慈善的神态,在灯光的映照下,是那么的美丽,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喝吧,暖和暖和。”母亲轻轻地说。我低下了头,喝着热乎乎的粥,是那么地香啊,我的眼泪滚落在粥碗里……

那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生命希望的纤绳——著名作家李富胜回忆雨中的母亲

  那一年夏日里麦收刚结束了,那天,母亲晚上在生产队场上,打了一宿麦子,上午在家睡觉。临近天晌时,突然雷声大作,天昏地暗。雷声把母亲惊醒啦。她猛地翻身坐起来了,“天要下雨啦,队里的小麦还在露天晒着呢。”母亲穿衣服,随手把顶草帽和一块旧麻袋皮拎在手里,急急忙忙地奔出了家门。我仍然在炕上迷乎着,约近一个时辰,在雷声轰鸣中,哗啦啦下起雨了。我起来坐在炕上,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猛地想起来了,母亲还在生产队的场上,也没带雨具。我想起来了,家里有件蓑衣,就在屋里屋外翻腾起来,老半天也没有找到。我又跑到过道的偏屋里翻,也没找到。我站家门口,望着雨兴叹,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门楼下面来回走着团团转。

  当我的目光再次回到雨中时,在雨中急急忙忙地走着一个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妈妈,妈妈回来啦!”我边喊着边冲出门口,不顾一切地,冒雨向母亲方向跑去。我扑到了,母亲那湿漉漉的浑身都湿透了的胸怀,母亲一楞见是我“看你这孩子,怎么到雨里来了,快点快点!”母扯着我的手,我们急忙奔向家门口。当我和母亲站在家门口时,母亲摘下来草帽和披在身上的那块麻袋片放下后,抖了抖身上的水,又用手捋一下被雨水浸泡了蓬乱的头发。然后平静地看着我:“你咋回事,彪啦,向雨钻,不怕感冒啦。”我低下的头又抬起来,不好意思地说:“我想找蓑衣送给您,也没找到。”母亲微微一笑,替我擦了一下脸上后雨水说:“蓑衣让你王哥借去好几天,他在山上放牛用的着,你到哪去找啊?”说着拉着我的手回到家中。当母亲脱那湿透了的衣服时,发现母亲身上没一点干的地方,头发乱糟糟的一绺一绺的,还不停地滴着雨水,脸上也满是雨水,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脸色蜡黄,身上不停地颤抖着。第二天母亲感冒了。

  母亲病了,我非常内疚,母亲在雨中,我没能尽到自己的责任,思来想去,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管怎么样,我要为自己的过失补回来。那天五道河水库放水停止了,这时的水渠顺流而下的有些鱼,会因水断流,搁浅在干涸水渠的小水湾中,可顺渠而上,运气好可以轻松抓到。我偷偷地提着小泥瓦罐,拿一支木杆子,背着家里人没上学,顺水渠而上去抓鱼,为母亲补补身子。

  从我们村向北山方向,沿着渠边得走十几里路,边走边专注于渠,看有没有小鱼儿跳动的声音。我足足走了四五里路,终于捕捉到两条有二三两重的小白鲢漂子,我非常高兴,有了收获,没白跑一趟。途的中奔走,我气喘吁吁,累的有气无力,我坐在地上看着泥罐里的三条小鱼,自己似乎有些满足了。回吧,自己对自已说。不行!太少了,继续努力,争取再大点的收获!我坚定站立起来,鼓足勇气继续向前走。最终在渠里一个小水湾里捕捉到一条近半斤的鲫鱼,我两只手紧紧抓着鱼,欣喜若狂跳起来!放好鱼后,我向后走。到家已是下午时间了,我肚子饿的叽哩哇啦的。当姥姥把鱼汤送母亲眼前后,告诉是我捕捉的鱼时,我看到母亲眼睛潮湿了,泪水滚落下来……

  那一刻我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那种满足是那么的得意,那么的温馨。母亲那流泪的慈祥动情的神态,深深地定格在我的心中,至今记忆犹新。

  光阴匆匆,往事随风。我一天天地长大,母亲却一天天衰老,我到城里参加工作,母亲依然留在她一生爱恋之地农村。我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儿子,时常回老家,探望母亲,而且回去的频率,刚开始节奏还算可以,可以跟上母亲所要求的节奏,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儿子上了小学,频率就缓慢下来,有时母亲督促,打电话想孙子啦,我才仿佛恍然大悟,不得不急忙调整时间,匆匆赶回和母亲小聚一会,每次都是轻松愉快,充满着三代人的亲情绵绵的味道。那年,大概是上个世的八十年代,我再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我就匆匆地乘公共汽车,从县城赶回家。短暂的几个小时相聚,分离时母亲总是依依不舍。当母亲把我送出家门口时,母亲顺手递上了一把雨伞说道:“拿着,会用得上的,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下午有雨。”我接过伞,很不在意地领着儿子走了,一会儿,当我转身望着着母亲时,她静静地站在那,两只手在腹下,交叉握着,那目光透着几份期盼,我读懂了母亲目光中,对下一次能早来而期待的涵意。母亲抬起手来,擦着眼睛,我清楚母亲再一次流淌着不舍离别的眼泪。我的眼睛潮湿了………

那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生命希望的纤绳——著名作家李富胜回忆雨中的母亲

  临近县城,天空暗淡下来,一会雷声大作,当我们下车后,哗啦啦的雨下了。我望着天空,又看着手中母亲递给我的雨伞,怦然心动,五味杂陈。我撑开雨伞,抱起儿子,在雨中向家走去。儿子突然问我,奶奶怎么知道,今天下雨呢?对儿子的提问,此时,我似乎笨的无法回答。片刻,我认真地告诉儿子,奶奶关心爱护着我们。雨还在下着,由于行走时间长,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撑着伞,有些吃力,儿子突然伸出小手把着伞杆说:“我来擎伞。”我看着儿子幼稚满脸微笑的可爱样,非常温馨。顺手伞就给了他,我双手紧紧地抱着儿子,继续在风雨中行走,雨点打在伞上,发出了啪打啪打的响声,雨从空中无形地倾泻着,再看一眼儿子手中的那把母亲送的雨伞,我思绪万千,脑海里再一次,闪现出母亲站在村口的高大身影……

  风在刮着,雨还在下着,雨中……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

  作家简介

那漂浮不定的江河中,生命希望的纤绳——著名作家李富胜回忆雨中的母亲

  李富胜,山东威海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威海市作家协会终身名誉主席、山东大学特聘教授,被中央文明委、人事部评为全国精神文明先进工作者,享受省部级劳模待遇。先后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三百余万字,其中由长篇小说《天边有个威海卫》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获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第20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广播剧《为了孩子》、《那片蓝蓝的海湾》获山东省五个一精品工程奖;创作的歌曲《领航中国》(与曲波合作)入选国庆60周年演奏曲目和惟一领唱歌曲,《你和人民在一起》《甲午祭》(与曲波合作)获泰山文艺奖。

[ 责任编辑:林岳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