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来源: 文化视界 2021-10-12 09:14:25
  纪实文学作品《血战长津湖》作者之一何楚舞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也曾提到孔庆三:“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孔庆三。孔庆三是27军的战士,长津湖战役后被追授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的光荣称号。

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长津湖》中的雷雎生

“影片中雷公的原型人物之一是籍贯山东济南的一级战斗英雄孔庆三,影片中将雷公的故乡设定在山东沂蒙山地区,源于对沂蒙革命老区和沂蒙精神的致敬,战天斗地的沂蒙精神和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一脉相承,都是中华儿女的宝贵精神财富。”10月10日上午9时许,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了沂蒙晚报记者的留言,对《长津湖》与沂蒙山的情缘作了温情的阐释。原来,雷公的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

纪实文学作品《血战长津湖》作者之一何楚舞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提到孔庆三:“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孔庆三。孔庆三是27军的战士,长津湖战役后被追授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的光荣称号。在长津湖战役新兴里的战斗中,九二步兵炮的炮锄悬空,无法射击。孔庆三扛起步兵炮,用血肉之躯充当炮锄,消灭了三十多名敌人。孔庆三壮烈牺牲,腹部中弹的他是被步兵炮的后坐力活活震死的。”

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长津湖》自9月30日上映以来,直接领跑整个国庆档,打破多项中国影史纪录。该影片是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监制并执导,吴京、易烊千玺领衔主演,段奕宏特别出演,朱亚文、李晨、胡军、韩东君主演的抗美援朝电影。影片以长津湖战役为背景,讲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某连队在极度严酷环境下坚守阵地奋勇杀敌,为长津湖战役胜利做出重要贡献的感人历史故事。

片中有多名战士是临沂人,也多次出现临沂元素,这让不少临沂观众看过后更加触动。电影中一直与伍万里在一起的战友张小山是山东临沂顾家村人,张小山牺牲后,伍万里把他的项链戴在身上,带着他的使命继续奔赴战场。由胡军饰演的雷公,真实姓名叫雷雎生,七连炮排排长,也是临沂人,七连的战士都叫他雷爹。最终雷公为了保护战友们,独自一人把滚烫的标识弹放到车上,开车将标识弹运到了美军的坦克车群中,结果自己却被敌军的炮弹打中,最后整个人都血肉模糊。影片中,雷公牺牲时,哼了两句《沂蒙山小调》,音乐一响,很多临沂观众潸然泪下。

感动的同时,很多临沂人也好奇,张小山和雷雎生是否确有其人。“您好!我是山东省临沂市《沂蒙晚报》的记者。电影中‘张小山’和‘雷雎生’籍贯都是临沂,‘雷公’哼唱《沂蒙山小调》的场面让沂蒙儿女热泪盈眶。所以想确认这俩人物是确有其人还是以某位烈士为原型塑造的。期盼您能帮我们解答一些《长津湖》与沂蒙山之间的 故 事。我 们 的 电 话 是0539——8966111。感谢!”带着诸多疑问,9日,沂蒙晚报记者通过沂蒙晚报官方微博分别@《长津湖》剧组、张小山扮演者史彭元、雷雎生扮演者胡军,期盼能对老区人民的疑问给予解答。

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10日一早《长津湖》剧组就通过官方微博给予了回应,称影片将雷公的故乡设定在山东沂蒙山地区,源于对沂蒙革命老区和沂蒙精神的致敬。这样的回答让人肃然起敬,这是新时代对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最好的发扬和传承,感恩革命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和平,为自己是沂蒙山人而骄傲。

日前,沂蒙精神、抗美援朝精神一同纳入第一批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伟大精神,这两种精神在《长津湖》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完美诠释,两种精神交织相融,感天动地,让无数临沂人泪流满面。

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孔庆三

为了“保家卫国”,成千上万“百战余生”的志愿军将士奔赴朝鲜“抗美援朝”。第27军第80师炮兵团92炮连第5班班长孔庆三就是其中的一位。

孔庆三1926年生于山东省济南市郊区王舍人庄一贫苦农民家庭。1938年,日军占领济南,烧杀抢掠奸淫。孔庆三一家财物被劫掠一空,爷爷受到惊吓,抑郁成疾去世。大量工厂破产倒闭,父亲也失业,一家失去经济来源,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1942年,日伪占用了孔庆三家的地,毁坏正在生长的庄稼,用于建砖窑厂。父亲因为发牢骚:“还让我们活不活了!”结果被伪军抓进监牢,折磨致死。

母亲因此大病一场,身体大不如从前。一家人生活的重担落在了12岁的孔庆三身上,他没日没夜的工作,全家人却依然食不果腹。1945年,日本投降,孔庆三以为苦日子终于熬到了头,没想到家乡的伪保长变成了国民党的保长,伪宪兵警察换了国民党的制服,世道还是没变,穷人们依然被欺压。

1946年,孔庆三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受尽打骂欺辱,但是他却不敢逃跑,因为一旦被捉住,会连累全家人(国民党实行保甲连坐制)。直到我军解放潍县,孔庆三加入解放军的队伍,任27军92步兵炮连一炮手、班长,从此知道了“为谁而战”。

之后,孔庆三随军参加了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1949年,他光荣入党。值得一提的是,解放济南后,孔庆三回了一趟家,见到受尽苦难的老母亲,他泪如雨下,离家归队的时候,本以为母亲会不同意,没想到母亲强忍悲痛对他说:

“孩子,你没有听清楚妈妈的意思呀!妈妈说家里的苦处,是要你记着,要好好打仗,给爷爷、爸爸报仇。妈妈都看到了,解放军打地主、打国民党,帮咱老百姓翻身,是咱穷人的队伍!孩子,妈是舍不得你,可是你走了正路,妈不能扯你的后腿,妈不是那种糊涂人!”

孔庆三流着泪向母亲保证:“等全国解放了,我就回来陪您!”谁也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别,全国解放了,美帝国主义又打上门来,1950年11月,孔庆三随军紧急奔赴朝鲜,参加第二次战役,此时美国侵略军集中了大量兵力,分路正向朝鲜北部的中朝边境鸭绿江、图们江进攻。

当孔庆三所部急行军8天到达东线的天宜小里时,相距此处二三十里的新兴里已被美军的先头部队美军第7师32团、31团一个营及一个师属炮兵营占领。

第7师31团是美军陆军最精锐的部队之一,由于在一战中的显赫战绩,还曾被时任美国总统的伍德罗·威尔逊授予“北极熊团”的称号。

部队召开班以上干部会议,形成以下战斗部署:

趁敌立足未稳,兵分三路:一路从左边插到敌后去,截断它的退路;一路从西边攻击,砍掉他的右膀子;正面主攻的部队给他个猛虎掏心,将来犯之敌来个一锅端。同时决定,从九二步兵炮连调两个班配属八连担任主攻。

孔庆三为5班争取到了主攻任务后,就带领全班战士出发了。当时,我国的军工业比较落后,孔庆三所在的班使用的是92步兵炮,发射的时候,需要整个班协调操作。前进的时候,还需要分解,分部件扛着走。

他们走了20多里路,到达距离新兴里附近的一处河谷,此时,我军攻击部队被美军火力压制,无法继续前进。孔庆三与连长取得联系后得知:敌人将工事是坐在小岭岗前20来公尺远的一个独立房子下面,配备约有一个班的火力据守,火力密集交叉四面覆盖,无法使用人力爆破!目前,只能靠火炮试一试能不能摧毁。

孔庆三向连长保证绝对完成任务,但是他们仔细观察地形后,却犯难了:敌人工事修筑选址非常巧妙,四周并无(使用火炮)可利用的地形,小岭岗离目标又太近。

孔庆三思虑过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将炮推到小岭岗上,平射炮击!这样做,虽然(轰炸)效果好,但危险系数也很高!一是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角下,容易成为攻击目标。二是平射操作难度高,很有可能会给自身带来伤亡。

此时,透过前面的火光,清楚地看到从沟里逃跑的敌人,有的正在抢渡沟口上的那条河,有的已经趟过了河向新兴里奔逃。假如我们跟踪追击,不用费力就能把路上的敌人俘虏,乘敌混乱抢占新兴里;假如让逃敌和新兴里的敌人会合并重新部署,在攻击时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时间,目前最宝贵的是时间,哪怕多延误一分钟,其后果不可想象。而敌人的这个火力点,就像卡在水磨轮轴上的一个小石子,不除掉它,整个水磨便不能转动。怎么办?突击队同志们的目光,都在盯着炮班。

他们必须趁敌人没注意前,迅速完成炮击任务,只要办法可行,谁也没想那么多的危险,说干就干!5班战士们将炮组装好后,合力将其推上了小岭岗,没想到,更困难的事情发生了。

电影《长津湖》剧组回应:雷公原型是济南人孔庆三,舍命当火炮支架

当他们来到上岭岗上时突然傻眼了,这里全是冻土,一镐下去,没有任何反应。根本无法构筑火力基座,在这又滑又硬的地上,也没有什么重物,可以压住基座。孔庆三找了半天,才费力找来一块大石,他用石头抵住了左驻锄。但是右驻锄又失去了平衡,他只好用一把铁锹抵住右驻锄,自己再抵住铁锹,他充当着人体基座的角色。李胜永和弋会东都不同意孔庆三当基座,要知道他们所使用的92式步兵炮的全重才有212公斤,其发射时的后坐力相当大,不要说用人力,就算是挖土坑再用装满土的麻袋完全压住主锄,麻袋也会被震飞。

一向刚毅坚强的炮兵战士犹豫了,敌人也发现了他们,射击的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孔庆三大声朝他们喊:“拉,快拉啊!”弋会东咬紧牙关,用不停颤抖的手使劲一拉,他心里非常清楚,九二炮的后坐力大,班长用肩膀顶着,怎么能吃得消呢?更危险的还是大家在炮火威力圈以内发射,班长那样抵着柱锄,别说隐蔽,连动也不能动。

他这一拉,意味着班长将会牺牲!随着炮弹出膛,敌人工事被摧毁,连带这附近的敌炮兵营也被打瘫,40余名美军被歼灭,突击队前进的道路打通了,孔庆三被强大的后坐力掀翻到岭岗下,腹部被一大片弹片击中,壮烈牺牲。

美军修筑了坚固的工事,本以为固若金汤,完美的火力配置和防御选址,让他们以为“无懈可击”。谁曾想到,志愿军会舍命当火炮支架,在近在咫尺的小铃岗架起一座火炮,向他们开火。

为了表彰孔庆三的英雄事迹,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追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把他的名字镌刻在朝鲜长津湖畔“志愿军烈士纪念塔”上。(来源:综合沂蒙晚报、诗意生活等)

[ 责任编辑:徐鹏程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