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 > 正文

国内休闲电竞游戏市场规模已超百亿,尚需探索更为清晰的商业模式

来源: 文化视界 2021-07-09 10:00:55
  7月8日,游戏产业数据研究机构伽马数据发布《休闲电竞发展前景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休闲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07.81亿元,迈过了百亿市场规模门槛。但由于其本身“休闲”的特性、变现途径不够多元等现状,后续发展还需探索更为清晰的商业模式。

  随着电子竞技产业在国内的发展,与“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已经广为人知的电竞游戏相比竞技性弱得多却依然带着竞技意味的游戏——休闲电竞游戏,开始引起业内人士的注意。

  7月8日,游戏产业数据研究机构伽马数据发布了《休闲电竞发展前景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记者从伽马数据处获得报告全文。

  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休闲电竞游戏的市场规模已达107.81亿元,预计今年能达到116.4亿元,2020年8成以上的头部休闲电竞游戏流水超过亿元,部分休闲电竞游戏流水表现已经超过一些中重度电竞游戏产品。但由于其本身“休闲”的特性、变现途径不够多元等现状,后续发展还需探索更为清晰的商业模式。

  跌宕起伏的休闲电竞游戏

  伽马数据介绍,所谓的休闲电竞游戏,指的是用户利用碎片化时间就可参与且含有对抗、排名等竞技属性的游戏,通常操作简单、单局时长相对固定。

  较有名气的休闲电竞游戏可数2017年底腾讯上线的“跳一跳”。2018年1月,“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微信pro版公开课开场之前,与现场数千名观众一起玩“跳一跳”,玩出了将近1000分,拿下了现场的冠军,也给了“跳一跳”游戏很好的曝光机会。此后,微信游戏还举办过“跳一跳大师赛”,不光在全国范围内邀请“跳一跳”游戏的顶尖玩家参赛,还邀请普通玩家预测比赛将产生的最高分。

  除开自研休闲电竞类游戏,腾讯游戏也投资了主打休闲游戏的公司Voodoo,截至2021年5月,Voodoo发布了过百款游戏,在全球月活跃用户超过3亿。

  创梦天地也有表现不错的休闲竞技类游戏,旗下的“梦幻花园”是国内运营时间最长的“消除+经营”玩法游戏。

  伽马数据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休闲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07.81亿元,迈过了百亿市场规模门槛,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能达到116.4亿元,同比增长将近8%。

  用户规模方面,伽马数据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休闲电竞游戏用户规模达到2.38亿人,同期中国电子竞技用户(指“同步对抗”属性电竞产品游戏用户、赛事用户、直播用户的汇总)规模为4.87亿人。对比来看,休闲电竞游戏已经渗透了不少的用户,对比操作难度高的中重度竞技游戏,休闲电竞游戏更容易吸引女性用户和30岁以上的用户。

  但值得指出的是,休闲电竞游戏的发展并不是一路高歌猛进。伽马数据的报告显示,近两年来休闲电竞的用户规模没有明显增长,而2019年对比2018年,用户规模还出现过下滑的情况。市场规模方面,2019年中国休闲电竞游戏的市场规模也对比2018年下滑将近6%,2020年猛然增长26%左右一扫颓势但后劲不足,预计2021年和2022年的市场规模增速均只有个位数。

  商业模式探索

  伽马数据的报告指出,休闲电竞游戏目前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游戏的内购,例如购买道具、皮肤外观,部分休闲电竞游戏尚且还不能通过广告变现,更谈不上中重度电竞游戏已经走通的赛事品牌合作、平台会员制付费等模式。

  “目前休闲电竞商业模式的多元化探索主要由海外游戏企业推进,国内企业更多是基于自身游戏产品进行用户运营,中国游戏企业也需更加关注海外休闲电竞游戏企业的商业化模式,进而拓展电竞休闲游戏的市场空间。”伽马数据在报告中称。

  伽马数据认为,休闲电竞游戏的用户数量没有迎来爆发式增长,一来是因为头部产品更新迭代速度比较慢,二来是因为产品基本因“休闲”属性而聚拢用户,玩法的丰富度还不够,赛事生态更不完善,用户难以体验到更多乐趣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用户流失。

  而用户基数是市场规模的基础,没有足够多、活跃度高的用户,很难拓展市场空间,游戏企业开发变现途径的积极性也会变低,进一步增加市场规模增长的难度。

  此外,由于核心玩法简单、复制产品的难度低,使得抄袭也成为休闲电竞游戏需要面临的一大风险。

  伽马数据认为,尽管休闲电竞游戏也有竞技意味,但对比中重度电竞游戏,两者在用户特征、游戏时长、用户付费习惯、赛事效果方面有比较大差异,休闲电竞游戏的发展从商业模式到赛事举办方式、游戏平台的组建,可能都不能照搬中重度电竞游戏的经验。

  “打造与中重度电竞差异化的赛道是(休闲电竞游戏)未来发展关键。”伽马数据在报告里建议道。

  伽马数据提醒,对比发展多年的中重度电竞游戏,休闲电竞游戏发展尚处早期,小型游戏团队也有望在这一领域突围,休闲电竞游戏平台型公司前景看好,一来平台可以聚拢多款游戏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以便更好地留存用户,二来平台可以缓解中小型开发者获取用户的压力,三来平台运作多款游戏可以摆脱单一游戏的生命周期限制,探索更多的商业模式。(来源:经济观察网)

[ 责任编辑:陈晓涵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