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正文

减值计提50亿配股募280亿,中信证券大手笔募资引争议

来源: 文化视界 2021-03-10 14:30:55
  配股本是公司根据发展需要的众多融资行为的一种,近些年在重资本的金融业包括上市券商和银行中逐渐成为一大融资渠道。但为何中信证券此次配股在市场引起了强烈反应?

  近日,中信证券的一则配股募资公告引起广泛关注。2月26日晚间,中信证券发布预案公告,拟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1.5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股,A+H股双管齐下,募资不超过280亿元。

  配股本是公司根据发展需要的众多融资行为的一种,近些年在重资本的金融业包括上市券商和银行中逐渐成为一大融资渠道。但为何中信证券此次配股在市场引起了强烈反应?在笔者看来,原因有三。

  一是配股募资数额巨大,中信证券刷新近7年券商行业配股募资金额最大值。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2015年至今,配股超过百亿规模的仅兴业证券、招商证券两家。2015年兴业证券配股募资122.5亿元,2020年招商证券配股募资127亿元。而中信证券一次配股金额就超越两家之和,可谓是“狮子大开口”。

  二是配股本质上是向全体老股东(包括机构和个人)要钱,同时配股后股价面临除权。尽管股票配或不配是投资者的权利,但因其配股发行后股价势必要除权,摆在老股东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咬咬牙自掏腰包选择配股,要么提前卖了股票。因为如果不参与配股,也不卖出,那短期内等待老股东的只有资产的贬值。若投资者看重公司的长期价值,且公司未来表现良好,那眼前的损失或也可以接受。

  配股的定价原则一般不低于发行时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中信证券每股净资产为14.06元。若按照中信证券预案披露前一交易日A股2月25日收盘价格27.73元来讲,假设此次中信证券最终配股价是14.06元,那么配股除权后的价格将是(27.73+0.15*14.06)/(1+0.15)=25.95元,短期而言,相比当日股价下跌6.42%。

  三是配股募资主要投向非强项业务,导致投资者对中信证券可带来的长期回报存疑,进而配股参与与否对已持股的投资者造成了较大的心理压力。

  中信证券计划将此次募资分别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增加对子公司的投入、加强信息系统建设以及补充其他营运资金。其中,发展资本中介业务拟投入金额不超过190亿元,占募资总额近七成。

减值计提50亿配股募280亿,中信证券大手笔募资引争议

  作为国内证券业龙头,中信证券保荐业务无论是从收入还是数量来讲都处于领先地位。据中国经济网记者此前统计,中信证券以22.80亿元位列2020年1-12月券商承销保荐费用排行第二,保荐企业个数达31.8家。今年前2个月,中信证券以保荐4.5家、承销保荐费用2.70亿元同样位列第二。

  然而,中信证券虽然“量”上去了,但是“质”却有点弱。2月10日,深圳证监局点名中信证券,称其个别首次公开发行保荐项目执业质量不高,存在对发行人现金交易等情况关注和披露不充分、不准确,对发行人收入确认依据、补贴可回收性等情况核查不充分等问题。深圳证监局要求中信证券责令改正并对投行等三大业务深入整改。

  另外,记者梳理了近一个月内终止上市审核的企业发现,中信证券作为其保荐机构的企业有9家,包括原拟创业板上市6家企业大运汽车、恐龙园、创智和宇、佛朗斯、中消云、星诺奇,原拟科创板上市2家企业柔宇科技、尚沃医疗,原拟中小板上市1家企业粤运交通。

  今年企业或保荐机构频繁主动撤回材料终止审核IPO的现象或源于监管的不断加强。中证协于1月底启动了对20家IPO信披质量抽查,其中16家企业终止上市审核。

  事实上,保荐业务收入在中信证券主营业务中占比较低。2019年,中信证券实现总营收431.40亿元,其中经纪业务实现营收95.54亿元、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收73.75亿元、证券投资业务实现营收122.41亿元。

  同期,中信证券投资银行业务手续费收入47.8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仅一成,为11.09%。其中包含证券承销业务36.41亿元、证券保荐业务2.22亿元、财务顾问业务9.20亿元。证券保荐业务占比不足投行业务5%。

  中信证券欲打造“航母级”券商,增强自身实力无可非议,但将配股募资不超过190亿元投入发展资本中介业务,等同于拿机构和股民的钱补自己短板。

  而配股或将机构与股民至于两难境地,参与或放弃二选一,在笔者看来,便是“霸道式”募资。

  中信证券管理上也存在“质量不高”的问题。2020年1-9月,中信证券计提信用资产减值准备人民币50.27亿元,减少利润总额人民币50.27亿元,减少净利润人民币37.72亿元。中信证券前三季度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金额超过中信证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中信证券人均薪酬却在行业内遥遥领先。2019年,中信证券应付职工薪酬146.08亿元,上年同期为120.94亿元。同期,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97.55亿元。由此可见,2019年,中信证券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122.69亿元,按照当年在职员工人数15908人计算,人均薪酬福利77.12万元。

  事实上,中信证券高管动辄近千万元薪酬拉高了公司整体薪酬水平。2019年,中信证券年薪超900万的高管就有8人,分别为执行董事、总经理、执行委员会委员杨明辉年薪989.86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马尧年薪991.80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薛继锐年薪1016.86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杨冰年薪1131.80万元,执行委员会委员李春波年薪916.86万元,高级管理层成员金剑华年薪921.85万元,高级管理层成员孙毅年薪992.36万元,高级管理层成员高愈湘1066.86万元。

  高管高薪的中信证券启动280亿元的配股募资,受到机构和股民“脚投票”。受前一日配股消息影响,中信证券3月1日股价跳空低开,盘中最低跌至25.01元,跌幅8.22%。最后跌幅收窄至5.98%报25.62元/股,总市值较上个交易日蒸发210.71亿元。(来源:中国经济网  韩艺嘉)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