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画 > 正文

凭窗细听梧桐雨——著名画家韦辛夷画作《守着窗儿》中李清照的万语千言

来源: 文化视界 2020-10-16 15:14:36
  韦辛夷喜欢诗词,这种渗透从幼年到花甲、从字句到人性、从美学到哲学、从皮相到骨相,再从骨子里透出来。

  韦辛夷先生有一套《词学》,张伯驹主编,十六开的版本,从1981年第一版到现在,41本俱全。这是韦辛夷的宝贝,尤其是编撰和出版都十分困难的第7期,是他花了不少钱从网上淘的。除了各种选本的诗词集子,他还有《唐诗百话》等研究中国古代诗词最权威和必不可少的资料。这些书籍不是用来装点书架的,而是他的日常伴侣,多年来爱不释手,从未放下。

  在一个常常对诗词口谈心颂的人心中,李清照的分量可想而知。大众日报“约绘”栏目“清照词意”的主题创作,韦辛夷自然是成竹在胸,一幅《守着窗儿》,用笔虽简,万语千言。

凭窗细听梧桐雨——著名画家韦辛夷画作《守着窗儿》中李清照的万语千言

《守着窗儿》

  一个转身万千敬畏

  《守着窗儿》的意境取自李清照的《声声慢》。这幅画里的李清照,只有一个背影。大家都说别出心裁,应该属于灵光一闪,但韦辛夷说,其实构图很早以前就有了。“我不是心血来潮。对于李清照,越了解就越敬畏,越敬畏就越觉得难画,恐怕画着画着就成了邻家妹子。李清照的形象,怎一个愁字了得,怎一个美字了得,怎一个瘦字了得。我让她转过身去,不纠结于容颜如何,只感知她思想的方向。”

  其实背影更难画。好在身体也有表情,消瘦的肩膀,微曲的背部,倾诉离愁别恨的同时还透着刚强。宋朝人的衣服并不繁复,外面基本都是到膝盖的大襟,画家就给她披上了一条暖色的绸带,为冷冷清秋平添了一丝温度。绸带曲曲折折,既体现词人的愁肠百结,又调节了画面布局。画家本想把《声声慢》全词都抄上,但恐怕太满了会冲淡那份寂寞。总而言之,画面非常简单,考量却很细致。

  旷世才情润泽时代

  韦辛夷喜欢诗词,这种渗透从幼年到花甲、从字句到人性、从美学到哲学、从皮相到骨相,再从骨子里透出来。他解读李清照不是浮光掠影、草草为之,他把李清照的诗词成就、家世背景、情感历程、性格品质,甚至她的诗词如何保存、如何传播都进行了考证和分析,他认为,李清照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不仅仅是40多首词,从宏观的角度来讲,她是给整个中华文化增砖添瓦,注入了上等的营养和涌动的血液。然而这一切并非刻意为之,“写这首词的时候,她应该料不到会青史留名,结果不经意间流露的真情实感,成为了不朽的经典。”

  中国传统文化所留下的瑰宝灿若星辰且不可复制,正如“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七组叠字,至今无人能够应和与超越。“如果唐朝没有李白、杜甫,宋朝没有苏轼、辛弃疾、李清照,历史也照样前行。但正因为他们曾经存在,润泽了整个时代,这个世界有了光彩。”韦辛夷说,“我很为官宦子女李清照庆幸,她的旷世才情、独立的性格属于造就天才的偶然性,不可预见。而这个天才所生长的土壤也正好合适。”韦辛夷说。

  九万里风送君南渡

  “仅仅把李清照当作婉约派词人,我都觉得心有不甘。‘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哪里婉约?‘九万里风鹏正举’,哪里婉约?相对而言,‘垂泪对宫娥’的南唐后主李煜才算彻头彻尾的婉约。”不够婉约的、立体的李清照激起了韦辛夷的很多创作冲动,《李清照南渡图》等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用史诗的手法为一个女词人叙事,这是画家向她致以的最高敬意。

  在创作中,韦辛夷十分关注人的情感诉求和表达。“我认为情感是历史画的重要元素,甚至是个支点。我们和古人相比,喜怒哀乐并无不同,这和科技发展没有任何关系。李清照也和我们有一样的性情,能否把她的魂、骨子里的东西画出来?这个最重要。”李清照有个外号叫“李三瘦”,“人比黄花瘦”“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应是绿肥红瘦”,但李清照和林黛玉不是一种瘦,她应该是更加刚性的瘦,甚至语言无法形容,没有人能定义李清照。“恰恰因为没有定型,所以李清照才是完美的。”

  我有二安曾经庚年

  韦辛夷作了考证,李清照56岁那年,辛弃疾出生了。两位伟大的词人在有生之年若能相见,会是怎样的情景呢?年龄差距应该不会成为交流的障碍。“我30多岁到魏启后先生那里去,70多岁的魏先生给我题了字,称我‘辛夷兄’,我很惊讶。但他说我们同时代,属于庚年。”中国传统文化总有这样的感人之处,李易安和辛稼轩就曾经庚年。

  作为济南人,我们老是说“我有二安”,然而我们为挖掘和推广二安文化又做了多少呢?“《大众日报》这次推出‘清照词意’的创作主题,十分难得。进入新时代,照样要谈李清照辛弃疾。我总感觉他们没有死,念一句他们的词,他们就在我们脑海中,像全息影像一样。”多年来,韦辛夷一直呼吁挖掘和保护二安文化,并有很多别出心裁的具体建议。

  独立无惧遁世无闷

  《守着窗儿》的落款为“遁翁”。“我在43岁时给自己取名遁公,那时候就打算60岁以后改为遁翁,‘公羽’为翁,希望到了那个年纪,就可以长出羽毛飞翔了。”现在的韦辛夷,果然越发放松自由,《周易》中提到“独立无惧,遁世无闷”八个字,很符合韦辛夷的心性,人多了开心,一个人的时候也不害怕不寂寞,“从小我就喜欢自己玩。有人问《无问西东》是给谁画的,我说,给自己。”63岁的韦辛夷还是觉得每天都很有意思,都有止不住的想法、干不完的事儿。“不一定很多人一起玩,自己就是很多人。”

凭窗细听梧桐雨——著名画家韦辛夷画作《守着窗儿》中李清照的万语千言

《无问西东》

  无所谓独立或者遁世,人在哪里,哪里就是桃园,就是乐土,就算苦难也能欣然接受,始终甘之如饴。李清照也好、辛弃疾也好,画家也好、普通人也好,莫不应如此。

  艺术家简介

凭窗细听梧桐雨——著名画家韦辛夷画作《守着窗儿》中李清照的万语千言

  韦辛夷,1956年生于山东济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中国人物画,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1992年深造于中国美术学院刘国辉教授工作室,为首届中国人物画高级研修班成员。曾任第四届、第五届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第五届、第六届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山东省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济南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山东书画学会副会长,济南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代表作有《鸿蒙初辟》、《蓄须明志》、《马陵道》、《灵山法会图》、《在那个夏天》、《小岗村之夜》、《广陵散》、《怀沙》、《好日子》、《拯救希望》、《大地之子》、《闯关东》、《拾荒者》、《苟坝的马灯》、《稷下学宫》、《鞌之战》、《腊月二十三》等。其创作风格凝重奇谲,具感染力和人文内涵。被誉为“融古今中外于一体,得诗文史舆之四味”的实力派画家。其水墨小品恬淡隽秀、意韵悠长。曾多次出访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韩国、埃及、越南等国家进行艺术考察交流活动。出版美术专著《占有空间•韦辛夷水墨人物画创作心迹》、《当代中国画精品集•韦辛夷》、《金手指美术自学丛书•写意人物》、《写意古装人物•仕女篇》、《写意古装人物•钟馗篇》、《中国画名家丛书人物名家•韦辛夷》、《名家•韦辛夷画高士》。出版文集《提篮小卖集》、《担水劈柴集》。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