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燕郊首富”李福成陷争议,“架空”旗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

来源: 文化视界 2022-05-15 13:59:47
  福成集团地处燕郊,旗下业务广泛,涵盖了地产、肉牛养殖、金融、水泥建材等。

1882年,亚历山大·麦克雷(Alexander MacRae)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首府墨尔本附近买下了一片3000公顷的土地。这片土地风景如画,优雅恬静,一面花岗岩石墙将这片土地与Calder高速公路远远隔开。

在此后的130多年里,麦克雷家族一直在这片土地上经营着农场生意,直到2015年。

这一年,亚历山大·麦克雷的曾孙乔克·麦克雷(Jock MacRae)决定将这片祖传的农场卖给一个在中国经营肉牛生意的家族。这个家族姓李。

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时代报》(The Age)采访时,乔克·麦克雷心里五味杂陈。他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的家族生意正在转型,因此,我们不得不出售这片祖地。”

不过,虽然心里很挣扎,但是乔克·麦克雷对于那位姓李的中国买家仍然赞赏有加。

“我认为,李先生和我曾祖父一样精明。”

这位精明的李先生叫李福成,是福成集团的老板。

“燕郊首富”李福成陷争议,“架空”旗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

(李福成,图片来源于网络)

福成集团地处燕郊,旗下业务广泛,涵盖了地产、肉牛养殖、金融、水泥建材等。不过,福成集团最为人熟知的业务只有三个:号称“专给北漂建房子”的福成地产、主营肉牛养殖的上市公司福成股份,以及福成股份2015年并购的殡葬业务。

在福成集团官网所挂的一篇文章中,这样介绍李福成。

“虽然李福成没有马云、刘强东、王健林那么有名,但是‘燕郊李嘉诚’、‘中国牛王’的称号也曾侧面反映了这位在商场浮沉半生的老人的显赫经历。”

不过,最近,“燕郊李嘉诚”遇到了一些烦心事。

01

财务总监失联“罗生门”

4月27日晚7点左右,福成股份董秘邓重辉跑步结束回到公司,发现桌上突然放置了一份有财务总监“程静”签名的纸质声明,直指自己遭李福成“架空”。

程静在这份声明中表示,由于近一年来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受到来自大股东方面的影响非常严重,违背了上市公司五独立三分开的原则,其已无法正常履行财务总监的职责。

与此同时,程静认为有些业务无法确定真伪性,所以拒绝确认签署2021年度报告、2022年一季报。

对此,福成股份表示多方面尝试与程静联系确认真伪,但程静自此失联(电话关机、微信语音及信息不应答、到访其家庭住址无回应),无法百分百确认其来源及信息真伪,所以于2022年4月29日向三河市公安局报警。

程静所称无法确定真伪的业务和福成股份2021年的活牛采购相关。该年5月,在福成股份采购活牛时,由于人手不足,大股东福成集团增派人手协助该业务进行,但在后续报销付款过程中,“因采购人员多是从公司大股东借调,比较强势,公司会计人员只好先付款再要求采购人员随后补齐采购资料及原始凭证”。但直到2021年年报披露前一天,相关原始凭证仍未补齐。

对此,福成股份回应称,2022年5月初福成股份从全国各地召回2021年参与买牛的全部采购人员,核实2021年买牛情况和补充相关资料,基本上已获得2021年买牛活动发票和付款资金流不一致交易的全部证明,最终达到满足财务总监对公司2021年大量采购活牛生物性资产的准确资金支出和资产成本的确认要求。

不仅在业务上没有独立性,福成股份的财务管理和其他经营活动也受到福成集团的影响。2022年4月21日,福成集团在福成股份肉制品分公司二楼会议室召开全体负责人、会计、出纳会议,规定一切付款必须通过福成集团财务部总经理批准,上市公司财务总监没有签字权,只负责合并报表,要求公司会计和出纳出具遵守规则保证书。

程静认为以上做法不符合上市公司财务独立性的要求,对此,李福成书面出具了《关于作为实际控制人规范参与河北福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运作的承诺》。

鉴于相关未签署公司定期报告书面确认意见的主要原因已消除,程静同意补签对福成股份的定期报告和财务报表的书面确认意见。

虽然这场“罗生门”的双方已达成和解,但由此可见在李福成的“强势”控制下,福成股份的内控隐忧浮现,而福成集团更是暗流汹涌。

年过7旬的李福成,在人生中经历过许多高光时刻,也曾经安全度过一次又一次的舆论危机,这次,他还能全身而退吗?

02

放牛娃的地产梦

“香油大王”、“中国牛王”、“李半城”、“燕郊首富”、“三河李嘉城”、“殡葬之王”……李福成身上有众多标签,每个标签背后都有福成集团的缩影。

1946年,李福成生于河北三河市兴隆庄村,是放牛出身。14岁开始创业,第一笔生意是小磨香油,后来他发现做香油产出的麻酱渣能拿来喂牛。

1987年,李福成拿到5000元无息贷款创办了自己的养牛公司——三河兴隆庄福成养牛场,这也是福成集团的前身。

李福成养牛的确有一套,从起初牛吃了拉稀,到牛吃了长得特别快,仅用了三个月的研发时间。从几头牛,到100头牛的规模,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到1996年底,其养猪场的固定资产达到5000万元,出栏肉牛3.2万头,存栏8000头,李福成也被外界称为“中国牛王”,还被农业部授予“全国养牛状元”称号,李福成的名望由此达到顶峰。

但是真正让李福成的事业蓬勃发展的是房地产。

2002年9月,李福成成立了三河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只要有北漂,我就一直盖房子”。农民出身的李福成不懂房地产,却抓住了在外打工人的心理,要“专门为北漂一族盖房”。

李福成一手打造的上上城项目名声远扬。

因为主打北漂人群,李福成将广告打到了国贸,“首付3万月供1千”。上上城青年社区项目“十个月55亿元”的销售神话也曾多次登陆各大新闻版面。

不光占地面积广、卖的快,上上城还以高密度而著称,号称“河北最高密度楼盘”。据媒体报道,63栋楼的小区容纳了近8万人口,在层高多为18层、28层的情况下,楼间距仅为45米。

“燕郊首富”李福成陷争议,“架空”旗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

(燕郊上上城项目中李福成执鞭赶牛的金色雕像,图片来源于网络)

采取“大手笔低成本拿地、迅速开发、快速销售回笼资金”的策略,李福成的项目几乎占据了燕郊地产的半壁江山,在当地有个说法“半个燕郊都是李福成的”,他也因此得了“李半城”、“三河李嘉诚”的绰号。

2016年,李福成家族以67亿元财富位列河北胡润富豪榜第9位,也被称为“燕郊首富”。

03

传统主业不断收缩 “殡葬”业务难兴

2004年7月,福成股份以养牛为主业登上了上交所,以养牛、宰牛、卖牛肉为主业,成为“中国养牛第一股”。

2006年6月,福成集团成立,李福成不断扩张自己的业务板块,逐渐形成了地产、养殖、餐饮三大业务体系。旗下的公司包括河北福成五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福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成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等数十个分支企业。

但是近年来,福成股份养牛、餐饮事业波动很大,均不同程度的走下坡。

2016-2021年,福成股份畜牧养殖及食品加工营业收入分别为8.28亿元、8.51亿元、9.65亿元、10.22亿元、8.3亿元、9.16亿元;餐饮服务营业收入分别为3.59亿元、2.89亿元、2.35亿元、2.36亿元、1.75亿元、2.01亿元;殡葬服务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97亿元、2.27亿元、2.61亿元、1.85亿元、0.82亿元、1.33亿元。

“燕郊首富”李福成陷争议,“架空”旗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

“燕郊首富”李福成陷争议,“架空”旗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

(数据来源:Wind)

数据可见,三大业务中,畜牧养殖及食品加工仍然是福成股份的“立身之本”,为主要收入来源,餐饮服务所占比重却逐年下降,而殡葬服务业则仍然难成为福成股份的新“爆发点”。

在疫情影响下,三大业务于2020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不过福成股份的颓势在2019年就已显现,首先是畜牧养殖及食品加工与餐饮服务均增长微弱陷入瓶颈,其次是被寄予厚望的殡葬服务业营业收入下滑。

2014年6月10日,福成股份宣布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并开始进行将三河宝塔陵园注入相关事宜。

2015年,福成股份收购了三河宝塔陵园以及位于北京周边的宝塔陵园,这也给上市公司注入了新的活力,并成为A股第一家殡葬行业上市公司。

福成股份的打算并非不切实际,年报数据显示,其殡葬业务的毛利率常年保持在80%以上,成为重要的现金奶牛。

眼见殡葬业即将成为利润支柱业务,2018年,福成股份又投资5.8亿元,并购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以下简称为“天德福地”),同时宣布抛售部分亏损的“祖业”——肉牛养殖和屠宰。

2019年上半年,福成股份开始收缩战线,出售养殖屠宰资产。3月30日,福成股份发布公告,三河肉牛养殖分公司资产组、三河肉牛屠宰分公司资产组和福成澳大利亚公司将会在北交所以公开挂牌的形式竞价转让。

殡葬业无疑是一门好生意。然而,福成股份在殡葬业务上的外延式扩张,并未给其业绩带来过多提振。

到了2021年,其2018年并购的天德福地仍然没有摆脱亏损的状态。2019-2021年,天德福地分别亏损1180.23万元、580.34万元、711.64万元。

根据收购协议约定,天德福地需在2019-2023年分别达成扣非归母净利润2270万元、2720万元、3270万元、3920万元和4700万元的业绩目标。

这意味着,天德福地已连续三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与福成股份的期望相去甚远。雪上加霜的是,天德福地还涉嫌合同诈骗,导致经营恶化。

2020年8月,福成股份委派的审计机构发现天德福地原股东存在未披露的补充协议现象,并存在大额或有负债。为此,公司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举报“原股东曾攀峰、曾馨槿涉嫌合同诈骗”。截至发稿,该案仍在侦查过程中。

04

成也地产“败”也地产,光环背后负面缠身

左手房地产,右手坟地产,让年逾70的李福成愈发受到关注。

可惜坟地产难兴的同时,其房地产也波澜丛生。

早在2019年9月10日,福成股份就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福成集团的房地产及关联业务因涉税经济案件被调查。

事实上,李福成的诸多争议均与地产有关。

2014年至2016年,河北官场发生地震,均被指与燕郊房地产有着密切的关联。如2009年轰动一时的燕郊枣村土地招标事件,据中国网等媒体报道称存在违规招标、村民权益被践踏等行为,最终竞得方为当年11月突击成立的联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恰为福成房地产子公司,现处于被清算状态。

到了2017年,环球网发表一篇题为《燕郊黑社会肆意横行:深夜跟踪棍打死亡威胁》的文章,描述了燕郊理想新城小区多位业主不满小区物业将部分绿地铲掉换成车位进行维权,家中大门竟被喷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字样,甚至被不明人士跟踪打伤等事件。

由此,关于李福成家族涉黑、暴力拆迁等负面新闻在网上不时出现。

到了2022年,已经75岁的李福成还来不及迎接新年,便收到了法院的一纸《刑事判决书》。

根据《判决书》,李福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11个月,并处罚金五十万元;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8个月。

由此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已缴纳);退缴的违法所得3000万元、行贿款600万元,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

尽管当时福成股份对外表示,李福成目前未担任公司董事及其他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案件不涉及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经营正常。

但在2018年7月底,李福成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虽然自己不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管理,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当前公司发展的关键期,自己数十年做企业的经验,一定能帮助公司尽快实现突破。

如今再看福成股份财务总监的指控,李福成非但不是未参与福成股份的日常经营管理,而是深度参与。

在经历了高光时刻与负面缠身之后,李福成与他的福成帝国能否全身而退?

(来源:凤凰网财经 厚沙 彩月 付归)

参考资料:

[1]《豪掷千万购农场中国“土豪”成澳洲新地主》,澳洲网,2015

[2]《七旬李福成出山影响巨大,带领福成集团攀登全新高峰》,福成集团官网,2018

[3]《燕郊首富李福成的地产江湖,一度负面缠身,72岁再次出山》,市界,2019

[4]《中国牛王成功操盘殡葬第一股,盖楼成燕郊首富,背后却……》,中国经营报,2019

[5]《“燕郊首富”麻烦不断福成股份实控人被河北省纪委调查》,财联社,2019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