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正文

山东如意官司缠身,早先收购的男装品牌Gieves&Hawkes濒临破产

来源: 文化视界 2021-09-14 09:22:18
  在成为“中国LVMH”的路上,山东如意的灯又要暗一盏。

  在成为“中国LVMH”的路上,山东如意的灯又要暗一盏。

  根据《泰晤士报》的消息,由山东如意旗下利邦集团所有的英国男装品牌Gieves&Hawkes面临破产清算,或将被挂牌出售。由于未能偿还1.5亿美元的贷款,利邦集团被渣打银行告上法庭要求进行清算,利邦集团的股票交易也从4月1日暂停至今。

  Gieves&Hawkes最早于2012年4月被利邦集团以约325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在2018年山东如意完成对利邦集团51.38%股份的收购后,Gieves&Hawkes便间接归属于山东如意旗下。原属于利邦集团的高端男装品牌Cerruti 1881,Kent&Curwen和D’URBAN也因为这次交易而受到山东如意的控制。

山东如意官司缠身,早先收购的男装品牌Gieves&Hawkes濒临破产

  最初的预想是,这些品牌够借助山东如意的销售网络来扩大在中国市场的布局,而山东如意也能反过来利用其国际声誉来增强集团在全球时尚行业内的影响力。在2018年8月,这四个品牌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门店数量总计约312家。

  情况却在疫情爆发后急转直下。2020年3月,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再度下调对山东如意的评级,并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更早之前,为Gieves&Hawkes等品牌提供面料的葡萄牙纺织品供应商Calvelex以欠款违约为由在香港起诉山东如意,称其从2019年3月起便停止支付账款,欠款达到18.2万欧元。

  此外,大卫·贝克汉姆也在去年4月宣布停止与Kent&Curwen的合作关系。根据时尚商业媒体FashionNetwork的报道,Kent&Curwen在过去三年间连续亏损达1800万英镑,是促使大卫·贝克汉姆解约的主要原因。

山东如意官司缠身,早先收购的男装品牌Gieves&Hawkes濒临破产

  多米诺骨牌倒下后通常便难以停止,除了从利邦集团手中拿下的品牌,山东如意旗下其他收购来的海外品牌过得也不尽如意。

  拥有超过170年历史的英国男装品牌Aquascutum已经陷入经营困境,唯一一间英国本土门店在疫情封锁后便彻底关门,如今购买渠道仅剩中国线上电商。同样有着百年历史的日本服装企业RENOWN,在被山东如意收购十年后业绩表现平淡,最终也因疫情冲击而破产。

  激进的收购举动带来的巨额债务,是导致山东如意陷入今天这般境地的主因所在。财务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第三季度,山东如意的合并债务规模已达390.41亿元,其中流动性负债超过219亿。2020年6月济宁城投终止35亿元的输血计划后,山东如意的困境进一步加剧,部分股权基金也被法院冻结。

山东如意官司缠身,早先收购的男装品牌Gieves&Hawkes濒临破产

  原本收购Bagir和Bally两个品牌的计划,最终也未能完成。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山东如意在2018年与Bally母公司JAB控股达成收购意向后,迟迟未能支付6亿美元的收购费用。而Bagir则因无法获得山东如意的注资,在疫情冲击下已经正式向法院申请破产。

  此前界面时尚曾分析,如意集团大举收购背后的逻辑是:以低价购入海外品牌,随后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将其重新打包上市;在资本市场获得的收入,将被用在下一轮的收购中。疫情的到来打乱了如意集团的计划,而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则在于,中国时尚集团在运作海外品牌上的经验依然缺失,难以将庞大的品牌资产转化成长久的收益。

  即使是在最近披露的2021半年报中,山东如意依然没有出现好转的迹象。截至6月30日,山东如意营业收入下跌20.43%至2.61亿元,归母净利润从2020年同期的盈利1528.2万元转为2021年的亏损4475.4万元。

  被山东如意收购的法国轻奢集团SMCP则为山东如意带来了近期难得的亮点。SMCP旗下拥有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等品牌,在2021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21.6%至4.53亿欧元,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亏损8850万欧元增长至盈利60万欧元,其中美国和中国市场的销售表现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