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正文

7亿利息难倒千亿大老板,融创主动官宣“爆雷”

来源: 文化视界 2022-05-14 10:21:10
  5月12日,因4月份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利息,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偿还,融创向债权人致歉,主动官宣“爆雷”。

一年前,孙宏斌曾称,除了融创以外,任何地产公司都有可能爆雷。而今再看,这句话显然说早了。5月12日,因4月份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利息,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偿还,融创向债权人致歉,主动官宣“爆雷”。有接近融创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出让资产回流现金已有一年,但其实很多项目根本卖不动。从商至今,孙宏斌数次历经大风大浪,最终都化险为夷。习惯在人性与商业规律中博弈的他,这次却不知还要多久才能等来他的“白衣骑士”。

7亿利息难倒千亿大老板,融创主动官宣“爆雷”

“恒二”融创,7亿利息无法偿还

这是一场早有预兆的“爆雷案”。

5月12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融创)发布公告,因公司4月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优先票据利息,将无法在相关宽限期内偿还,向债权人致歉,相关利息共计约1.05亿美元(约合7.13亿元人民币)。

记者了解到,这4笔美元债中,只有1笔票据已于今年4月11日到期,且30天宽限期届满,融创未能支付利息;剩余3笔票据目前尚处于30日宽限期内,但在公告里,融创坦言已经无法按时偿还。

其实,在这次票据违约前,今年3月,融创就曾推动“20融创01”和“21融创03”两笔债券展期。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甚至“押”上自己的身家和信誉,为一笔40亿元债券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更早之前,2021年6月,市场传出央行开始排查融创购地的资金来源,同年9月,一封从融创绍兴公司发出的求助信,也慢慢撕开了融创资金流动性困难的口子。

2021年9月24日,融创绍兴公司表示,现金流动性遇到障碍和困难,恳请政府给予政策上的专项支持。信中直接指出,一直给予资金支持的母公司融创集团,“现金流流动性也碰到了很大的障碍和困难”。

彼时,这些内容遭到融创否认,称该信为内部人士的操作失误,集团整体经营健康。但两个月后,孙宏斌以无息借款形式向融创提供4.5亿美元借款,同时配售股份,几乎坐实了资金链紧张的传闻。在分析人士看来,这实质上已经承认公司资金链出现了问题,相当于亮了底牌。

继中国恒大债务“爆雷”后,融创内部经常戏称自家是“恒二”,话里多少透着些自嘲和无奈。2021年,融创实现销售额5974亿元,仅次于碧桂园和万科,但尽管拥有这样的成绩,也难逃高杠杆与高负债的发展模式,对流动性带来伤害。

谈及美元债违约的原因,融创对记者解释称,近期,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多地陆续爆发疫情,作为融创销售粮仓的长三角区域、广州、西安等核心一二线城市,都受到严重的影响,公司3月至4月整体销售金额大幅下降65%,加重了现阶段的流动性压力。

另外,受春节后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叠加国际评级机构对公司评级的大幅下调影响,融创此前为应对3月份及第二季度流动性需求所推动的专项融资、资产处置等资金方案难以落地,也直接影响到了此次美元债息的正常兑付。

融创表示,目前公司已委任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为财务顾问,协助评估集团的资本结构及流动性状况,探索所有可行的方案以解决当前阶段性流动资金问题。

据悉,这家投行最擅长进行破产重组,恒大也曾聘其担当过财务顾问。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引入华利安诺基,会对融创的债务重整与债务展期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和重要的策略性帮助,对于尽快稳定融创的债务基本面十分关键。

记者发现,最近一年来,每每爆出房企债务违约,“美元债”总是首当其冲。或许越容易得到的,往往最先失去。

在国内融资渠道收紧时,美元债曾是不少房企的“救命稻草”,只要企业肯提高债券的收益率,总能从海外市场借到钱。一位融创的投资者表示,这次融创的美元债违约在他的预期中。但更多的行业人士则担忧,融创“爆雷”后,可能会对大部分中资企业在外融资产生连锁的不良反应。

“断臂求生”还有戏吗?

融创走到如今这步,不免让人想起当年同样陷入流动性危机的万达。

五年前,为了活下去,王健林甩卖资产,大折扣抛售酒店、文旅和海外项目,用了一年时间,才清偿了2000多亿元债务。当时,融创就是万达的接盘者之一。

而今,王健林归来,孙宏斌却陷入泥潭。有接近融创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虽然融创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出让资产,以期回流现金,但其实许多项目根本卖不动。孙宏斌想过把融创服务卖掉,谈过好多家企业,最终还是没舍得降狠价出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去年10月以来,融创通过资产处置等各类途径,总计可回笼资金约400亿元。

这其中包括2021年下半年,持续出售贝壳找房的股票,套现了10.84亿美元。以及今年以来,融创从宁波、广州、中山等地的多个项目退出,从接盘方厦门国贸、金地商置、信达等手中拿到的现金。

5月10日,市场传出消息,融创在出售与华发合作的“深圳冰雪文旅城”项目51%股权,深圳地铁、万科或将接手,不过交易未最终确定,还在洽谈中。一位接近融创的房企人士认为,深铁极有可能接手。如果这笔交易能谈成,对于缓解融创流动性问题将起到很大作用。

外界认为,老孙或许应该学习王健林,要有“断臂求生”的勇气,加大资产处置力度。但这对于现在的融创来说并不容易。一位和融创有过合作的房企人士告诉记者,去年融创已经采取动作,但从自身来说已经有些迟了。“其次,2017年万达出现危机那时,行业还好着呢,有人接盘,不愁融资。现在的时机和环境也与五年前大不相同。”

在行业人士看来,融创在过去几年发展得太过激进,直到2021年上半年,依然踊跃拿地、并购,加大开支。

据上述房企人士回忆,2019年,融创拿下了山东威海的国际生态健康城项目,三年过去,生态城里的医院都建起来了,销售却不顺。“那地方特别偏远,傻子才拿。”在他看来,过去几年,融创胡乱拿的土地太多了。

一位接近融创的行业人士也表示,融创内部对区域总裁的考核是看谁项目拿的多,攻城略地的盘子铺得大。各区域总裁之间习惯互相比较,不停内卷。“上海区域早年都到新疆、内蒙古拿地,可见当时为了集团发展,急功近利到什么地步。”

2021年4月,融创还“截胡”旭辉,像过去接盘王健林的万达文旅、酒店,和西南“会展王”邓鸿的环球世纪一样,以99亿元收购了广西龙头企业彰泰集团。

据说,当时旭辉尽调都已完成,旭辉控股董事局主席林中认为,按照广西当时的市场情况和旭辉的收购价格,这笔交易还是能够赚钱的。但在最后的内部会议中,谨慎的他投了反对票,认为同样是百亿资金,配置在一线城市比投资广西更靠谱。

的确,2021年下半年,广西房地产市场遇冷,融创的这笔投资何时看到回报还未可知。

“白衣骑士”等待救援

十年前,孙宏斌曾在一次记者会上说过,“作为开发商,宏观调控的行政手段确实会让我们难受,但是我能理解调控是很必要的”,他说对于房企来说,“适应政策”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将这个理念信奉至今,但在一些人看来,在这个安全框内,老孙似乎每天都在做着现金流的极限运动。

曾经在顺驰时代,靠着将有限的资金使用率提高到极限,孙宏斌快速在暴利的房地产行业积累了一大笔财富,在顺风顺水的2003年,他还公开挑战王石,放言要超过万科。那一年,孙宏斌40岁,在福布斯公布的200位内地富豪中排名第79。

业内将其称为“地产狂人”,与之相伴的争议与讨论是,顺驰“疯狂”的扩张会不会导致资金链断裂。

答案很快揭晓。2005年“国八条”出台,面对多项新规,打算冲击千亿规模的顺驰,资金链率先没绷住,两年后被香港路劲集团收购。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用“桀骜”一词评价过孙宏斌的性格。据他观察,老孙绝不是草莽型商人,反而是在舆论高调的掩护下,在相当多的方面都有缜密的思考和筹划。

失去顺驰后,孙宏斌把重心放在了融创上。后者是他在2003年为了专门做高端楼盘项目成立的公司。至少在2021年6月之前,在老孙的筹划里,“发展”仍是融创一切战略的核心要义。反映到企业本身,就是不吝啬高负债拿地、频繁并购,依靠杠杆,扩大规模。

因此在房地产行业里,老孙是公认的“白衣骑士”,融创也是鲜少通过并购发展起来的上市公司。2016年,融创销售额突破千亿,跻身房企前十强。这一年,孙宏斌53岁。

其实在恒大出事前,有过失败经历的孙宏斌,不断在反省中激进,又在激进中反省,他注意把控发展节奏,但每每遇到新猎物,仍忍不住冲上前。

今年,孙宏斌59岁了。身边朋友并不觉得他的性格因年龄增长而有多少改变。愿赌服输的态度使他愿意一次又一次地冒险。但当“冒险王”有一天遇到危险,老孙想找到像他一样的“白衣骑士”恐怕有些难了。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张文静

[ 责任编辑: ]

相关阅读